两个纽约大学硕士的『凄惨』婚姻和家庭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31 22:50

  这张照片是于1975年8月,在纽约市曼哈坦区华盛顿广场公园拍的,当时两人正在谈恋爱,两年后结婚。

  有个女生,爱上个男生,心甘情愿嫁给了他。没新房,就拿学生宿舍做婚居。没家具,就买二手货。没沙发,捡两个废轮胎冒充。女孩的姐姐在他们新婚时送了两床薄被,他们整整盖了34年。实际上这时男生已出人头地,可嫁他的女生,出门还得挤公交……

  与妻子周美青结婚34周年之际,在个人网页上大秀恩爱。他说,今天是我和美青结婚34周年,刚结婚时,正在哈佛留学,生活相当俭朴,新居就是学生宿舍,家具都是接收别人不要的旧货,或到跳蚤市场买的旧桌椅。

  说,印象特别深刻的是,他和周美青还到街上捡了两个废轮胎,洗净后迭起来,中空的地方塞进两个枕头,再铺上一层布,就是家中待客用的沙发了。

  此外,周美青的姊姊在他们新婚时,送了两床薄被,说,我一用就是34年,到现在还在用,冬暖夏凉,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寝具业者就是了。

  还提到,不久前情人节时,一位网友看到周美青跟他的照片,留言说,好恩爱喔!可惜美青姊说过下辈子不嫁给了。

  对此,说,他看完笑了好久,决定,下辈子不娶别的女人,看她嫁不嫁我;或下辈子我们互换性别,我嫁给她!说,时间一晃就是34年了,人有没有下一辈子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我很幸运,这辈子有美青当我的终身伴侣。

  当选之后,除妻子周美青辞去兆丰银行董事以外,大姐马以南辞去中国化学制药公司副总经理,周美青的二哥周伟奇为了避免产生利益衝突疑虑,也辞去联合液化石油气公司董事长的工作。的夫人、舅子以及大姐三人的月薪加起来少说至少85万,为维护公平正义,他们坚决放弃了。

  说来与周美青本该六年前就相识了。当时,在台北建国高中读高三,妹妹马莉君在台北第一女中念高一。祖籍湖南的父母还保持着家乡的习俗,平时喜欢自己动手包饺子。这一天马家又要包饺子,小妹马莉君便邀请最好的同学周美青来家里吃水饺。已经18岁的听说妹妹的同学要来,不知是大男孩的羞涩使然,还是当真对高一的小女生不感兴趣,放学一回家就一头扎进房间里,任凭家人三请四请,硬是不出来,白白错过了与周小姐初相识的机会。

  有道是,姻缘天注定,六年之后他们还是遇上了。1974年八月,赴美国纽约大学攻读法学硕士,妹妹马莉君告诉他,有一个同学也要到该校念同一个系,让他关照一下。启程的那天,的家人去机场为他送行。到了机场,妹妹东张西望,突然发现了刚刚赶来的周美青,便兴奋地举起手大喊:美青,在这里。

  周美青走到面前,马莉君热情地为他们做介绍,郑重其事地要求哥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个最好的同学兼朋友,这时候才知道妹妹的这个同学就是当年他避而不见的周美青!因为妹妹不断地在他面前提周美青的名字,又一再要安排他们相识,此时才开始注意这个女孩:身材瘦削高挑,一头俏丽的短发,看上去精明能干的样子。心里嘀咕着:这么一个个性独立的女孩子,看来并不怎么需要我照顾嘛。

  两人同一班飞机到达美国,又一同走进纽约大学,开始了三年的学习生活。在美国,俩人就读于同一研究所,都是举目无亲,还肩负着妹妹的嘱托,因此平时下课后他们很自然地走到一起。虽然的年纪比周美青大,但在生活上,还是女孩子比较细心,所以时间一长就反了过来,变成了周美青无微不至地照顾着。

  刚到美国时,还习惯像对待妹妹一样对待周美青,渐渐地,发现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『妹妹』是个很有内容的人。她聪明好学、为人平和,简单、率真,周身散发着不同于一般女子的光彩。

  此时的有些迷惑了,自小到大他喜欢的都是清纯型的温柔女孩,他一直欣赏的也是那种在瀑布般黑色长发映衬下粉雕玉琢的美丽,而眼前的周美青,单那一头干练的短发,就与最初的幻想相去甚远。但他却真的被周美青吸引了。

  在共同的学习生活中,和周美青擦出了爱的火花,1976年他们双双从纽约大学硕士毕业,便向家人宣布了订婚的消息。此时,申请的中山奖学金已经用完,他有意继续攻读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。一个穷学生,没有奖学金资助,自己又要专注于学业而不能出去打工,在这种情况下,想要完成博士学位实在困难。

  为了让顺利完成学业,周美青毅然放弃了已经申请到的进修机会,到餐厅里去打工,端盘子、刷碗,一整天下来,腰直不起,腿迈不动,一双手也被洗碗水泡得发白了。每天打工回来,看着周美青用瘦弱的身躯为自己默默付出的一切,总是心疼不已。

  当然,那段日子留给他们的也有甜蜜。虽然日子过得拮据,但那是溢满爱情与学问的日子。每到假日总会带着周美青到处游玩。

  1977年,他们喜结良缘,婚后,周美青搬进哈佛照顾,他们住的是学校提供的学生宿舍,没有家具,两人就到路边捡别人扔掉的家具,或是买二手家具。经过周美青一双巧手的布置,贫寒的小屋顿时散发出温馨。

  曾幽默地说,他那时在攻PHD(哲学博士),而太太修的则是PHT(贤内助)。实在不忍心太太为他受苦,后来也偷偷出去打工挣钱。一直到周美青谋到了在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当助理的职务,他们的生活才逐渐稳定下来。在哈佛求学期间,一边苦读,一边还要赶编《波士顿通讯》。仔细阅读的文章可以发现,的文字虽然不带任何情绪性的谩骂字眼,但却很勇于表达个人意见,很有些周美青的个性。不只这些,在所主编的整本月刊中,也处处可见周美青的痕迹,人们纷纷猜测,当年在著文时必定有周美青在旁助阵。

  艰苦的环境之下,夫妻俩建立起深厚的感情。1980年,大女儿马唯中的出生牵扯了这对夫妻的一些精力。直到1981年,获得了博士学位,进入华尔街的一家公司工作,全家的生活才宽裕了一些,不久后偕全家回到台湾。几年后,他们又添了二女儿马元中。

  与周美青都是学法律出身的,理性而独立。回首结婚二十八年,感叹,相互信任相互尊重是他们相处的重要基础。他曾经说过:我太太是一位有专业学养的职业女性,和大部分的职业女性一样,每天大清早就要开车送孩子上学,下班回家还要督导孩子功课。因此,除非她愿意,我从不要求她参加我公务上的应酬,我觉得这是夫妻间应有的彼此尊重。

  此前在台北中国国际商银担任法务室主任的周美青,仍留着一头短发,身材高瘦,谈话时简洁利落,透出职业女性的干练和自信。相较于一些官太太的时常亮相,周美青宛如隐形人。

  由于周美青行事低调,因此在参选台北市长前,知道她名字的人并不多。1998年七月,周美青第一次公开露面,就给媒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与一般官太太以夫为尊的态度截然不同,她甚至还冲着频频开炮,直言:所有做丈夫的缺点,他都有。这些犀利甚至略带调侃的言辞,让略显尴尬。

  周美青以自己的方式支持着丈夫。2002年,以近65%的得票率连任台北市长成功,周美青提醒他不能骄傲,权位的背后是责任,必须全力服务市民。有了妻子的全力支持,成功地将台北市长这一角色演绎得深入人心,支持率居高不下。不过对妻子周美青一直有些愧疚:因为工作实在太多太忙,陪她的时间太少了。

  忙归忙,依然有他细腻的一面。虽然每天他都工作到深夜才下班,但在回家途中他常常会拐到超市去买一些妻子、女儿喜欢吃的小点心,人们时常可以看到在超市里细心购物的身影。平时,他也很注意夫人饮食的营养搭配。

  每周四晚上,是的家庭日,他尽量推掉不必要的应酬,和周美青及两个女儿一起回到父母家陪两位老人吃饭。教育两个女儿时,很强调中国传统文化,他崇尚温、良、恭、俭、让的传统美德,并总是以身作则,为女儿们树立榜样。

  谈到治家理念,他又经常把『黄金非宝书为宝,万事皆空善不空』挂在嘴边。另一方面,认为,教育子女家长只能带他们上路,然后就要让他们自己努力,最重要的莫过于兴趣和习惯的培养。

  的两个女儿目前都在美国念书,周美青特立独行的个性或多或少地影响了她们。两姊妹对文学和艺术都很感兴趣,因此学校和学系都由她们自己决定,她俩选择的科系都不是主流系所。大女儿马唯中在哈佛大学念完生命科学系后,又转往纽约大学修读剧场专业,二女儿马元中原本打算就读台湾大学,但因外界对她关注太多,最后放弃了推荐名额,选择到纽约罗德岛布朗大学念艺术专业。

  马元中是少数没有选择超级名校的台湾名人后代。她选择的布朗大学,虽属常春藤名校,但距离市中心稍远,同时艺术系也属于比较冷门的科系,足见马元中有自己独特的想法。两姊妹不但在台湾很低调,到海外求学也很低调、独立,这与妈妈周美青从小就注重培养女儿们的独立能力不无关系。每年周美青会去美国看她们一二次,并带去父亲的问候。

  在多次民意调查中,都当选台湾最有魅力政治明星的第一名,很多记者问周美青是否担心丈夫有外遇。对此,她回答说:我对他有信心,对自己也有信心,为什么大家好像对我们没什么信心?对而言,也许这种信任正是对他工作最大的支持。

  身为公主的她,哈佛硕士,没有全额奖学金,更没有法拉利,出门坐公交车,出境坐经济舱,不靠的关系谋职,现准备攻读博士,并跟朋友合办女性杂志,她的穿着甚至比不上贫困县副县长的女儿,连像样的品牌都没有。她,就是长女马唯中。

  蒋孝严评论:每次先生都是吃完便当再开会,就是街上卖的很普通的盒饭。每次看他都吃得津津有味,他不仅菜吃干净,饭吃干净,还用免洗筷刮干净饭粒,一点不浪费。蒋经国当年也喜欢在小吃摊上随兴吃,他有句名言:人民吃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一路走来,最像蒋经国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